电话:010-88808865
邮箱:huamaolian@263.net

倒计时

参观时间

关注我们

关注公众号
  • 国内最大已投产煤炭化工一体化项目成功试产 2020-03-27

    近日,国内最大已投产煤炭化工一体化项目——中天合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成功试生产出新牌号K-7726H聚丙烯产品。经初步分析测试,该产品熔融指数、黄色指数等重要物性指标均达到合格标准。产品投放市场后,将用于电子电器、汽车部件、洗衣机部件等。  气相聚丙烯装置这次拟生产的K-7726H产品流动性和耐热性优良,并具有常、中低温冲击强度、高机械强度和适宜的硬度,其市场价格约比常规产品高出500余元/吨。  中天合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积极响应国家复产稳产号召,千方百计保障5套聚乙烯、聚丙烯生产装置满负荷生产,目前每天生产聚乙烯、聚丙烯近4500吨,用于国内化工、农膜和防疫物资等原料的供给。

  • 淮南矿区煤层气正式投入民用 2020-03-27

    3月25日,新谢1号煤层气试验井日产气量达到供气标准,开始为淮南市谢家集区1000多户居民供气,这标志着淮南矿区煤层气正式投入民用,昔日“夺命瓦斯”变身清洁能源走进千家万户,为集团公司在上游气源赢得主动权和话语权。图为工作人员正在检查输气装置。    近年来,集团公司把天然气产业作为战略发展的新方向、转型发展的新希望,努力构建“上游有气源、中游有管线、下游有市场”的天然气全产业链发展格局,为掌握上游气源的主动权和话语权,集团公司立足资源优势,大力开发矿区煤层气,首口煤层气试验井点火成功,煤层气规模化开采取得了实质性突破,为天然气产业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    煤层气公司积极落实集团公司战略部署,提前布局建设试验井供气设施,建成全长3.5kM、输送能力为883.3m3/h的配套输送管路,3月4日,新谢1号煤层气试验井产气点火成功后,该公司迅速启动供气准备工作,动态监测试验井产气情况,3月25日,该井日产气量达到供气标准,经过民用供气流程安装调试后,产出的煤层气从井口输送至望峰岗瓦斯储存罐,正式向该镇周边用户供气。    据介绍,淮南矿区现有瓦斯民用小区135个,供气中心6个,用户约6.6万户,民用燃气管网173.57kM。“集团公司‘三供一业’改造完成后,新民用燃气系统将全面投入运营,地面钻井采出的煤层气经过加压、净化、脱水等加工处理,达到国家二类及以上天然气标准后,供气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届时谢家集、八公山、潘集等地区的6.6万瓦斯用户将用上安全、清洁、经济的煤层气。”煤层气公司副总经理秦永洋介绍说。据悉,随着矿区煤层气逐步走向规模化开采,在保证现有用户民用后,剩余煤层气将进入省内干网或加工成CNG、LNG对外销售。    作为新型清洁能源,煤层气热值高且安全、经济。据了解,每标方煤层气大约相当于9.5度电、接近0.8kg液化石油气、1.1-1.3L汽油,且燃烧后几乎没有污染物,是相当便宜的清洁能源,可以与天然气混输混用。此外,与煤气、液化石油气相比,煤层气比空气轻且不含CO,哪怕出现泄露,也不会向下沉积,而是会“扶摇而上”,因此只要保持室内空气流通,就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爆炸和中毒事故,安全性更高,煤层气投入民用后将有利于提高居民用气质量和安全系数。

  • 能源大省山西挂上“加速档”破解燃“煤”之急 2020-03-27

    当前,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在防疫保供的同时,山西各地能源系统“花式”推进复工复产,为该省能源引擎挂上“加速档”。记者26日从山西省能源局获悉,截至3月24日,该省煤矿产能复产率达到95.42%,生产煤矿数量、产能利用率和日产量均恢复到正常水平,提前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目标任务。为打好疫情防控战“疫”,太原、大同、阳泉、长治、晋城、朔州、忻州、吕梁、晋中、临汾和运城等该省十一个地市能源系统各自出“招”。其中,太原组建27个应急基干队伍,配置6辆应急发电车、22台小型发电机、117辆保电专用车,保证疫情期间太原市民生用电和定点医院、发热门诊、隔离酒店、医疗消杀企业、供水供气等152个疫情防控供电保障对象安全可靠供电。此外,大同设立帮扶小组,确保辖区内能源企业供应不出问题;长治帮助能源企业对外籍返岗及高风险地区工作人员进行核酸检测等项目筛查;朔州组织两次专列接岗,接回职工1016人,并为返岗人员发放补贴;忻州统筹煤源35万吨,确保民众温暖过冬;临汾阶段性降低用电成本,惠及当地电力客户超过12万户……此前,山西省能源局下达《关于做好疫情期间能源供应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能源企业在严控疫情扩散的基础上,紧盯重点行业、重点企业、居民生活等重点用能需求,努力増供资源。山西煤炭资源丰富,素有国家能源安全保障“压舱石”之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山西各地推动能源生产,弥补全国能源供应的短期缺口。数据显示,1月21日至2月底,太原铁路局累计省外发运煤炭5319万吨。(完)

  • 宁夏宁东:现代煤化工中试基地项目正式启动 2020-03-27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在疫情防控的决战时期,宁夏宁东能源基地在规模以上企业全部复产、规下企业和续建企业复产复工率均超过90%的同时,为了强化创新驱动、产业引领、项目带动,发挥国家级重点开发区的经济发展“造血”功能,3月25日,宁夏高质量发展标志性项目——宁东现代煤化工中试基地项目宣布正式启动运行。  启动仪式上,宁东基地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陶少华介绍说:总占地约200亩,总投资2.10亿元的中试基地项目今年分两期建设,中试基地聚焦现代煤化工主业,以宁东现代煤化工产业优势吸引区内外创新优势资源,面向现代煤化工领域尤其是精细化工和新材料领域的共性和关键性技术难题,重点建设四大技术领域,即微化工技术、特种功能膜材料、工业催化和循环经济。其中,微反应技术这一精细化工行业技术升级的“新钥匙”,正联合中科院兰州化物所、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和宁夏大学等知名高校,倬昱、沃凯龙和百川等基地明星企业,正建设一个“政、产、学、研、用”的微反应技术创新联盟。  陶少华说,回顾2019年,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和自治区各厅局的精心指导下,宁东紧紧围绕建设世界一流的国家级现代煤化工基地目标,深入实施“12111”发展战略,统筹推进产业集群、创新驱动、绿色安全发展,着力打造宁夏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全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0%以上,对全区工业增长贡献率超过30%;获评中国化工园区30强第6名,加快高质量发展的典型做法连续三次受到国务院通报表扬。  展望“十四五”,宁东将按照中央、自治区要求,聚焦现代煤化工主业,对标一流、发挥优势、做长长板、补齐短板,从构建协同创新体系、加快科技成果转化、营造良好创新环境、促进人才优先发展四个层面精准发力,高标准、高水平、全方位建设世界一流的国家级现代煤化工基地,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全区工业经济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许凌 拓兆兵) 

  • 钱鸣高院士:推进绿色开采建设煤炭强国 2019-12-13

    钱鸣高院士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绿色开采”体系。 孙自法/摄  中新网北京12月9日电 (记者孙自法)他在国际会议上发表学术报告时提出的理论被称为“鸣高模型”、他在国际上首个提出煤炭“绿色开采”体系、他的研究成果获得煤炭系统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他培养出中国煤炭系统首位采矿工程博士……他是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矿山压力与岩层控制学科主要奠基人之一、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教授钱鸣高。  钱鸣高工作生活60多年的中国矿业大学近期迎来110周年校庆,他在校庆前夕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指出,新中国成立至今已出煤逾800亿吨,“没有煤炭就没有钢铁、水泥和火力发电,也没有如今的基本建设规模,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世界第二,煤炭做出了重要贡献。事实上,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煤炭将仍然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体能源”。  这位耄耋之年的著名矿业科学家表示,煤炭工业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采煤技术已由以手工为主发展到以机械化为主,安全情况百万吨死亡率也由1978年的9.713下降到2018年的0.093,煤炭生产技术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但因中国地域广阔且开采条件、技术水平差别很大,今后还需要大力推广“绿色开采”、科学采矿,推进煤碳强国建设。  钱鸣高院士回忆,自己5岁那年抗日战争爆发,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杀戮,在少年时代就饱尝民族的苦难和生活的艰辛,也培养了他倔强的性格与发愤图强的意志,并受科学救国思想影响,认为只有发展工业才能救中国。新中国成立后,他从著名的苏州中学考入东北大学前身东北工学院,历经辗转学习采矿学科。毕业后分配为中国矿业大学前身北京矿业学院研究生,从此开始与煤矿打交道一辈子的科研工作。  他的科研工作从研究矿山压力开始,1962年研究提出的“采场上覆岩层活动规律”通过十多年在煤矿的实测检验与验证,最终证实采场上覆岩层在受开采影响而破断成为岩块后形成的结构模式——“砌体梁”力学模型,其后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描绘整体岩层移动的“关键层”理论,从而为加强环境保护的“绿色开采”奠定了基础。  1982年,钱鸣高前往英国参加岩层力学国际会议,会上他报告“采场上覆岩层活动规律”研究成果,得到国际学术界同行广泛认可并被认为是采矿领域的引领者,“砌体梁”力学模型还被学者在论文中称为“鸣高模型”,也将中国采矿相关研究推进到国际先进水平。  进入新世纪,钱鸣高又建立“矿山压力预测、控制和监测”等实用工程技术,而后结合煤炭安全生产和高产高效开采需求,于2003年在国际上首次提出“绿色开采”体系。  钱鸣高指出,由于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煤炭年产量由近10亿吨到25亿吨再到目前的40亿吨,接近全世界产量的40-50%。如此大规模的开采,加之矸石排放,必然对水资源、土地及区域环境带来严重影响。所有这些都与采动后形成的岩层移动和岩体内裂隙场的改变密切相关。为此,他领导团队研究提出“采动岩体力学”概念和以控制“关键层”为基础的煤矿“绿色开采”技术体系,涵盖煤与瓦斯共采、保水开采、控制地表沉陷、矸石减排等方面。  国际同行专家评价称,“绿色开采”不仅仅是一个新的术语,而是对煤矿开采及其对环境多种影响的整体认识引入一个统一的概念,并认为“关键层”理论巧妙地把岩层移动和上覆断裂岩层中瓦斯和水的渗流和流动结合在一起,为减少采矿对环境的破坏提供了方向。  钱鸣高认为,煤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煤炭开采和利用必须控制在环境容量范围内,在人类从自然环境中对资源“获取-使用-回归”的整个循环中,必须尊重自然意志、遵循自然规律,时刻不忘回馈自然和养护自然,从而在人类和自然之间建立起复合的生态平衡机制。  他强调,在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历史进程中,煤炭行业做出奠基性的不可磨灭贡献,在“强起来”的新时代,还将发挥基础性的不可替代作用。  中国无疑已是煤炭大国,也必然要发展成为煤炭强国。钱鸣高相信,只要持续推进并完善“绿色开采”体系和煤炭的清洁利用,煤炭强国的目标很快就会实现,“当中国大多数煤矿都达到现在神华集团生产标准的水平,也就进入到煤炭强国了”。(完)

  •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助推煤与重油清洁高效多元化利用 2019-12-13

    基于全球首套45万吨/年煤与重油共加氢工业示范装置,由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牵头承担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煤与重油共加氢及产品加工关键技术”项目成功设计开发了煤与重油共加氢新型催化剂及工艺,实现了催化剂吨级放大合成。该成果有效降低了催化剂成本及用量、提高了轻质油(石脑油+柴油)收率,在示范装置上实现连续平稳应用30天。该项目提出了微界面强化反应技术理论,大幅提高气液相反应相界面积,降低反应系统操作压力,日前已完成了微界面强化反应器的渣油加氢中试试验、确定了工业试验技术方案,进行了工业示范装置Letdown减压装置、减压塔系统及微界面强化反应器的安装改造,并开展了第一次试运行。下一阶段,项目将进一步研究煤与重油的匹配性与协同效应,强化技术路线的协调整合,实现项目立项工业示范装置“安稳长满优”运转的初心,实现煤与重油清洁高效多元化利用,为国家能源化工行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 “神宁炉”让中国“煤气化”不再受制于人 2019-11-05

    “神宁炉”让中国“煤气化”不再受制于人    三年前,国外对中国的2000吨/天级大型干煤粉气化技术一直存在钳制,直到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神宁炉”气化技术研制成功,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才被打破。“自2016年‘神宁炉’投运以来,三年运行状态良好,为项目按期投产,达产创效奠定了坚实基础。”宁夏煤业公司煤制油分公司总工程师、全球煤气化技术创新第一人黄斌自豪地介绍。  “神宁炉”是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公司(以下简称“宁煤”)开发完成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单喷嘴干煤粉加压气化技术,日处理量2000吨-3000吨。宁煤通过对点火烧嘴结构、煤粉进料管线、文丘里洗涤系统流程、水冷壁、激冷室、增加合成气洗涤塔等多项技术优化,新开发的“神宁炉”既可“吃粗粮”——劣质煤,也可“吃细粮”——精煤。  8月19日,记者探访了使我国煤气化技术在国际挺直腰杆的宁煤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示范项目。  国产化率达98.5%  在距离银川40公里的宁夏中东部坐落着一座现代化工基地——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基地上的宁煤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是国家“十二五”期间重点建设的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承担了国家37项重大技术、装备及材料自主国产化任务。  该项目首创了400万吨/年高温浆态床费托合成成套工业化技术,率先建成全球单套规模最大的400万吨/年高温浆态床费托合成装置;首创了400万吨/年高温浆态床中温费托合成及油品加工成套技术,攻克了大型高温浆态床反应器设计、制造和工程技术难题;突破了大型压缩机组设计、制造瓶颈,实现了10万吨级空分压缩机组的“中国制造”。  结合研发的耐磨蚀、耐腐蚀的高温高压陶瓷球阀、双盘阀、最小流量调节阀等特殊泵阀、板材、管材等,打破多项国外垄断,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示范项目国产化率达到98.5%。  宁煤开发出的“神宁炉”,不仅获中国专利金奖,各项指标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并成功向美国市场进行技术输出。  被逼出来的国产化  谈及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神宁炉”技术,黄斌向记者透露,“之所以研发出来,完全是被逼出来的。”  由于当地煤种限制,引进技术不能很好满足生产需求,被迫使装置低负荷频繁停车运行,专利商将责任全推给宁煤,强调“运行条件达不到要求”等等理由。  为了保证项目如期建成投产,宁煤创新工作室工程技术人员依靠自身力量,结合自身实际,走访科研院所,并与材料和制造商交流,组织国内知名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进行广泛论证,在引进、消化吸收气化技术的基础上,开展技术攻关。  “我们反复模拟推算,重点实施了设备结构开发、工艺参数模拟、工艺技术流程和联锁控制程序开发等工作。”黄斌介绍,我们还分阶段对点火烧嘴结构、煤粉进料管线、激冷室液位计、文丘里分离罐液位计、水冷壁等方面进行了上百次的多项技术改进和优化,有效解决了点火不着、烧嘴寿命短等制约设备运行的严重问题,形成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神宁炉”。  宁煤煤制油分公司党委副书记温豹对记者表示:“技术关系到项目的成败,我们团结37家国内顶尖设计、制造、施工单位,800余家供货商,5万多名建设者,仅用了39个月就完成了国外60个月才建成的项目。而‘神宁炉’的神在于可以‘通吃’各种煤。去年我们邀请由院士带队的专家组对项目进行技术鉴定,各类消耗达到或优于设计值。”  具备成套输出大型设备能力  4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的成功运营,使得我国煤制油化工制造业完成了华丽的逆袭。  目前,宁煤煤制油相关成果在国内外多个领域应用,带动了国内一批装备制造企业的提升,改变了我国大型煤化工技术长期受制于国外的现状,使得我国具备了向国外成套输出大型煤制油化工技术和装备的能力。“宁夏煤业公司4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已应用28台(4台3000吨级),对外许可29台(美国2台)。”黄斌介绍。

  • 清洁能源融合发展正当时 2019-11-05

    商务部原副部长陈健  中国智慧能源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董事长钱智民 国家能源局电力安全监管司副司长张扬民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王贵清  9月4日-6日,2019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暨中国智慧能源产业峰会(CEEC2019)在杭州举办。博览会以“清洁能源融合发展”为主题,聚焦清洁替代、电能替代、智慧能源科技成果,致力于推广清洁能源高效利用,推进能源转型,推动智慧能源科技创新发展,促进长三角能源一体化建设。本期选摘峰会嘉宾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商务部原副部长陈健:  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拓展海外清洁能源市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清洁能源紧扣绿色发展理念。本次会议汇聚政府、企业、相关组织共同研究探讨绿色能源发展,将有效促进能源革命。  对于新能源的发展,我认为有三个定位:一是要不断开发新技术,最大限度地控制传统能源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二是促进新兴能源的健康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积极发展风能、光伏等新兴能源,但在发展过程中也碰到了一些困难,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思考;三是探索会对能源革命产生颠覆性变化的新能源。  为了实现这三个定位,我建议:  第一,要认真落实我国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严控传统能源,特别是火电的排放,扎实做好火电的脱硫、脱硝等工作。  第二,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拓展有优势的清洁能源市场。如何让光伏和风能在更大的市场范围内拓展空间,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其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前景,但仅靠一家企业很难实现,这就需要整合全行业的力量。具体来讲,就是要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电力发展需求、能源发展需求,制定海外市场发展规划和重点项目,同时和我国的设备生产能力、施工安装能力、经营管理能力对接,组织力量逐步实施,支持重点项目落地,形成示范效应。此外,还可以制定相应的引导政策。  最后,要根据行业发展的形势以及全球能源发展趋势,积极研究可能产生革命性变革的新能源,加以发现和利用。  中国智慧能源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 国家电力投资集团董事长钱智民:  清洁化、智能化助力能源安全  当前,我国能源行业依然面临两大突出问题:一是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高。去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约为70%,天然气约为40%,如此高的油气对外依存度显然存在风险。二是电网安全问题。今年,委内瑞拉等南美国家发生了电网事故,甚至美国纽约也出现了重大的停电事故,这样的问题也需要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  其实,清洁能源的发展对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提高自主战略能力有重大意义,同时,智慧能源也在解决电网安全乃至能源安全问题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可见,能源的清洁化、智能化发展在未来有着巨大潜力和市场。  近年来,国家电投认真践行“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发展战略,强化创新驱动,大力调整能源结构,目前,国家电投的清洁能源装机已经超过传统火电装机,占比达到50.14%。国家电投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企业、全球第三大风力发电企业,同时也是全国清洁能源装机最大的企业。国家电投确定了“2035一流战略”,力争在2035年把国家电投建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清洁能源企业,为此,我也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加强能源网络安全合作。今年能源领域发生了一些安全事故,迫切需要解决安全问题。目前,我国正在推进能源智慧信息平台建设,该平台已经覆盖了12家能源电力央企和44家地方国资委所属能源企业的200多个电站。通过实时数据的采集,我们发现在部分点位或场站或多或少存在安全问题。能源网络是开放、互联、互通的空间,能源安全事件具有多发性和突发性,波及范围广,更需要能源企业和政府加强合作,共同应对。  第二,打造智慧能源共建共商新生态。日前,在国资委等部委牵头下,我国成立了中国智慧能源产业联盟,为整合汇聚产、学、研、用各方面资源提供了平台,有助于提升我国智慧能源产业科研管理水平和国际竞争力。我们也希望更多能源企业能够加入联盟,共建国家智慧能源产业生态体系。  第三,携手布局“一带一路”沿线能源建设。“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我国在能源领域双边和多边合作上成果丰硕,今年4月“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确立,将会进一步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互利合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丰富,但资源开发率还相对较低,各国还存在一定的政策障碍和贸易壁垒等,我国能源行业要继续加强和共同推动“一带一路”沿线能源项目合作,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探索创新合作模式,引领“一带一路”沿线能源发展。  国家能源局电力安全监管司副司长张扬民:新能源将迎更大发展机遇  近年来,能源行业深入学习贯彻党中央关于绿色发展的新理念、新思想和新战略,推动可再生能源持续发展壮大,着力解决可再生能源消纳等问题。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等部门先后出台一系列措施,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2018年,可再生能源消纳显著好转,全国平均水能利用率达到95%以上,风电利用率达到93%,光伏利用率达97%。但清洁能源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安全风险和挑战。  一是出力巨大,系统调节不足。火电结构调节力度不足,对清洁能源的发展带来了瓶颈。  二是涉网能力不足,连锁故障易导致连锁反应。新能源与传统的电力系统相比,可调能力不足,在扰动的情况下,容易导致连锁故障,导致电网大面积停电。  三是网络安全防护能力不足。目前新能源网络安全防护工作比较薄弱,安全管理不到位,存在的管理问题比较多。比如,场网边界管理资产归属权、责任落实等划分边界不清晰等。  四是新能源运行维护存在短板。风电场运行过程中倒塔等问题时有发生,部分设备运维不当,造成了运行安全不利因素增加。  目前,全球范围内的新一轮能源变革对我国是一个大好机会,我们应该面对挑战,妥善应对清洁能源高速发展过程中的威胁和风险,抓住机遇,乘势而上,为清洁能源创新发展提供坚强的支撑。我们相信随着国家一系列支持清洁能源发展政策措施的落实,随着能源革命全方位推进,新能源将迎来一个更大的发展机遇。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我国光伏产业已形成全球最完善产业链  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是当今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减少化石能源消耗,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已经成为世界各国能源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种背景下,光伏发电以其清洁、安全、资源丰富等优势,在新一轮的能源变革中逐渐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13年以来,短短的五年时间,全球光伏发电累计装机从140GW左右增加到500GW以上,是五年前的3.5倍。2013年底至今,光伏发电项目的平均初始投资成本降幅超过55%,光伏发电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成为最经济的能源形式,并仍然处于成本快速下降的区间内。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法》实施13年来,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在业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光伏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3年里,中国多晶硅产量的全球占比从0.3%增长到58.1%,光伏电池组件产量的全球占比从11%增长到72.8%,并已连续12年位居世界第一位。新增装机量占比从0.36%增长到40%以上,并连续六年位居第一位。累计光伏装机量的全球占比从1.35%增长到30%以上,并连续四年位居第一位。  统计显示,2008-2018年十年间,中国光伏企业生产的光伏电池组件超过了380GW,占2018年全球累计装机量的75%,在有效推进全球光伏产业创新和成本快速下降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从全球光伏供应格局来看,2018年中国大陆生产的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逆变器,在全球占比分别达到了58.1%、93.1%、74.8%、72.8%和62%。在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逆变器五个环节,产量全球排名前十的企业中,中国企业共有34家。我国光伏产业已经形成了涵盖高纯硅材料、硅锭、硅片、硅片辅料等全球最完善的产业链。  展望未来,清洁能源融合互补发展、高效智慧利用,必将在能源变革中发挥更大作用。光伏发电作为主力军之一,与其他能源形式协同发展是业内同仁下一步需要积极探索并共同努力的方向。在此背景下,“2019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旨在促进清洁能源融合发展,在全社会营造绿色低碳发展理念,不断扩大清洁能源应用范围,从而助力构建清洁能源生态大版图。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清洁能源产业必将迎来一个蓬勃发展的繁荣局面。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王贵清:可再生能源国际市场形势乐观  今年上半年,我国光伏装机量同比下降了50%,光伏行业从9月份开始奋起直追,但要追上去年装机量仍存在一定困难。可喜的是,今年全球光伏市场仍然会有10%左右的增长。同时,风电市场更让人信心倍增,国内风电装机持续增长。预计全球陆上风电新增装机会有20%以上的增长,而全球海上风电则会呈现更大幅度的增长。  上半年,光伏、风电行业的出口情况就是最好的佐证。今年上半年,我国光伏产品出口额增幅超过了30%,风电更是大增了57%。今年1-7月,我国外贸出口额总体小幅增长0.6%(按美元计),横向比较来看,可再生能源的国际市场形势仍然可观。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指出,204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占比将从现在的26%增长到40%,届时除水电继续保持15%左右的占比,风电占比将会从5.5%左右增长到12%,光伏则会从现在的2%左右增长至约10%。从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我们对这一增速充满信心。  对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企业来说,我们不仅要做好国内市场,同时还要面对巨大的国际市场。而要做好国际市场,更应该借鉴此前“走出去”的海外工程项目经验。在这方面,商务部、财务部、发改委等给予了中国企业非常好的支持政策,而金融机构也推出了相关产品,为设备的出口特别是海外工程项目提供了有力支撑。

  • 中国煤制油发展现状:产能较“十三五”初增长214.3% 2019-11-05

         中国煤制油发展现状:产能较“十三五”初增长214.3%    中国总的能源特征是“富煤、少油、有气”,煤炭是中国动力生产的首选燃料,同时由于中国石油资源短缺,以煤制油已成为能源战略的一个重要趋势。  2011年,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制油技术研制成功,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被打破。自此,中国煤制油项目开始迅速发展。据中国石化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中国煤制油产能921万吨,较“十三五”初增长了214.3%。  生态环境友好是煤制油项目的重要特点之一,环保政策下,相关企业还在不断努力降低能耗、水耗和“三废”排放。目前,煤直接液化示范项目吨油水耗由设计值10吨下降到5.82吨;其万元工业增加值水耗为17.8吨/万元,远低于68.2吨/万元的全国工业平均水平。  然而,由于煤制油同时受煤价及油价的双重制约,近些年国内煤价与油价一直高企不下,造成煤制油项目盈利困难。不过,今年以来,在国际地缘政策下国际油价逐步回升,现代煤化工行业整体运行稳中向好,煤制油开始扭亏为盈。如拥有50万吨/年煤焦油加氢的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继2017年实现1.9亿元利润之后,今年以来,受油价稳步上涨推动,其月盈利均达4000多万元;已经完成扩能改造的神木富油能源科技公司,今年也有望盈利。通常认为,国际油价保持在50-60美元/桶时,煤制油可达盈亏平衡点,油价越高、企业利润空间越大。  不过,还有另一制约煤制油盈利的因素是居高不下的税负政策。按照目前税率,结合目前的煤制油成本和价格,若企业全部生产油品且严格纳税,吨产品将亏损1500~2000元。此前全国两会上,多位煤企人士呼吁,为稳定煤制油产业发展态势,建议尽快完善消费税政策。  对于未来中国煤制油项目的发展,科研攻关才是重中之重。国家能源局能源节约和科技装备司司长王思强在近日举行的2018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提出,接下来煤直接液化将重点发展航煤和特种煤油;煤间接液化将是向下游产业延伸,实现多元化发展,并推进二者的联产。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中国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院与荷兰埃因霍芬理工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合作开发出一种新型催化剂,可大幅降低煤间接液化成本,为捕集与利用煤液化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打开了新的大门。据介绍,这项研究得到中国国家能源集团承担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先进煤间接液化及产品加工成套技术开发”项目支持。

  • 煤矿装上“智慧大脑” 2019-11-05

         一块硕大的电子屏幕,实时显示地下400米深处的场景,上百台设备有序运转,从割煤、推溜、移架到运输,滚滚乌金涌向地面,这是在同煤集团同忻煤矿,调度指挥中心展现的智能化开采景象。  “地面操控按钮,井下设备自动运行。一个2公里长、200米宽的采煤工作面,装有60多个高清摄像头、1500多个传感器,不用下井就能采煤,这样的好事过去想都没想过。”扎根一线20多年,同忻煤矿总经理助理刘迁感慨智能化综采技术、装备应用带来的改变。    作为我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之一,同煤集团(前身为大同矿务局)成立以来已贡献动力煤30多亿吨,尤其侏罗纪煤系的动力用煤更被称为“世界动力煤细粮”。坐拥优质资源,同煤集团格外重视技术、装备研发,采煤效率由1949年的0.118吨/工升至目前的约88吨/工。  “建设初期,同家梁矿马连掘进小组用27天掘进318.71米,创下全国手工掘进煤巷的最高纪录。当时设备落后,开采以挥锹抡镐为主,靠的就是吃苦耐劳的‘马连精神’。”支护工王晋杰清楚记得,以前采煤机每割一刀煤,配套的118根支架就要全部移动一遍,每根支架有13个手把、26个功能动作。为完成支护工作,一个班下来人均操作数千次,干久了满手都是老茧。  改变源于2016年底,“同忻煤矿千万吨级高效综采关键技术创新及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的投运。在我国首个特厚煤层低位放顶煤智能化综采工作面,智能设备替代人工下井,“键盘鼠标”实现远程操控,采煤由危险的井下“移步”地上。“过去一个班接近二十人,现在七八个就够了,而且人员全部离开工作面。”王晋杰说,自己也由此从最累、最苦的支护工转为工作强度较低的巡检工。  依托智能化综采设备和技术,同忻煤矿的采煤工效同比提升42%,顶煤回收率提至87%以上、生产能耗降低5%以上。  距离同忻煤矿大约8公里的塔山煤矿,智能化矿山建设也取得新突破。据该矿党委书记、董事长马占元介绍,以矿井大数据平台为依托,塔山实现“连接无处不在、数据无处不在”的网络全覆盖,以数据决策为导向的全新生产管理模式正在形成。各类数据的无缝融合,相当于给煤矿装上“智慧大脑”,生产、安全、调度等信息汇集到统一平台,对此可进行分析、整合,为科学管理提供参考。  “例如辅助运输工作,对调度要求很高。每天200多辆车、600多次运输,不仅要投入大量时间、人员,还存在车辆使用效率不高、管理水平滞后等问题。”马占元表示,依托大数据管理,塔山煤矿首创智能调度系统,类似时下流行的“网约车”模式。“这样一来,既节约人力、物力,还实现车辆的量化管理、高效调配,并确保运行安全。矿井运输效率比过去至少提高了20%。”  打破信息孤岛,让原本独立的系统形成联动,由此解决重复建设、检修困难等低效难题,让塔山煤矿综采一队党支部书记史利尝到了“甜头”。“上世纪90年代,一个120人左右的队伍,每月最多采煤5-6万吨,体力劳动繁重。如今在同等人数下,每月产量可达60-80万吨。设备进步,观念也变了,不再像过去一味要求多出煤,而更讲究科学开采,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任务。”  更让史利意外的是,过去靠人工才能完成的检修工作,如今也有了“智慧大脑”这一帮手。“30年前,每个矿都有几位维修‘大拿’。他们平时不用下井,机器出现故障时,才拿着图纸查找问题,动辄十几个小时,基本全凭经验。现在系统自动监控、提前预警,再也不用手动排查故障点,这些智能设备也是真正的‘大拿’。”  在实现减人、少人操作的基础上,同煤集团还在探索“机器人换人”的新技术,真正将煤矿工人从危险岗位替换下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在塔山煤矿,主井皮带机轨道式智能巡检“机器人”已率先启用,通过无线信号配合数据、图像采集,实现生产过程的连续、高质量、长时间往复巡检。一旦发现异常,机器人将及时报警,并利用里程和图像准确定位故障位置。“未来3-5年,计划推出智能爬壁巡检机器人、煤矸石智能分拣机器人等新装备,尽快实现‘无人值守、有人巡检’的新模式。”马占元透露。

京禾展览(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8152号 公安备案号11010702001727



关注公众号